tomategg

【MHA/轰出】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丽日御茶子坐在绿谷出久的身边,眺望着远方的天空。

“啊... ...”绿谷挠了挠头,“丽日同学,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丽日御茶子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团红雾缓缓的从耳根蔓延至脸上,随后又抬起手,用食指划着嘴边的皮肤。

丽日同学笑起来果然很好看呢。

“是这样啦... ...我在我们班里,有喜欢的人了噢。”丽日像往常一样咧开嘴笑了起来,不同的是,这次的丽日脸上满是幸福。

绿谷出久瞪大了眼睛,“啊!原来是这样吗!”他的两只手不由自主摆在胸前做出“fighting”的动作,“大丈夫!丽日同学长得好看,性格也很棒!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丽日擦了擦汗,绿谷果然是个热血男孩啊。

“那么deku有喜欢的人吗?”

丽日试探性的问。

“诶?我吗?”绿谷指了指自己,得到答复后,低下头,用手指抚摸着下巴开始思考。

我喜欢的人吗?

一个背影出现在绿谷的脑海里。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身上,红白双色的头发在光芒下显得光彩夺目。

轰同学?!

一个气浪在绿谷的头上炸开。绿谷的脸马上被惊讶与羞耻(?)染红,他也敏捷地把脸部埋进蜷着的腿,顺便用手臂盖住自己的头。

“deku!!你怎么了?!”

丽日被吓了一跳,立马用手拍着绿谷的背部。

绿谷慢悠悠地抬起头,露出一双眼睛。

“没没没没事啦,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deku君你的脸好红啊!是哪里受伤了?快给我看看!”

丽日嚷嚷(?)起来,立马把头凑近了绿谷的脸。

绿谷看见丽日担心的样子,把头探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真的没事啦。”

“不行!这样不行!”

于是绿谷被丽日带来了医务室。






“丽日同学!你没事吧!”

医务室的门被暴力的推开,饭田天哉用手扶着门框喘气,小腿肚上的引擎还在冒着气。

丽日一看,连忙停下了与绿谷的谈话,从桌上拿了杯水急忙跑向饭田身边。

“不是,不是我啦!是绿谷同学身体不舒服啦。”丽日安慰似的拍了拍饭田,却又条件反射般迅速抽回手,别过头,用手指摸了摸滚烫的脸,还是将水递了过去,“那个... ...喝点水吧?”

饭田看了眼被丽日拍过的地方,忽的挺直了背,手掌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仰头笑了起来,可是脸上带着的红晕依旧一览无余。

“哈哈哈哈——那就谢谢御...丽日同学了!”

绿谷:啊。





“怎么了,饭田?你怎么挡在门前。”

饭田一听,连忙让开了位置,让轰焦冻走了进来。

可绿谷却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而是反应迟钝的、还停留在对饭田与丽日的猜测当中。

“あ... ...那么轰君,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丽日拉起饭田的袖子,向门外走了出去,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床上那位已经看清了现在的局势。当轰焦冻看向他时,他哆哆嗦嗦的抬起手,僵硬的打了个招呼。

“あ...あの... ...轰君下午好啊哈哈哈... ...你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轰焦冻眯起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迈开腿向绿谷走去。

“当然是来看你啊。”

轰焦冻正向绿谷一步步逼近。绿谷看着轰焦冻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早已翻山倒海,什么也做不出,甚至连举起的手都放不下来。绿谷咽了口唾沫,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眼睛尽量不去看轰焦冻。

现在很糟糕啊... ...绿谷的身体有点发热。刚才与丽日交谈时脑子里都在想轰君... ...导致现在... ...

“怎么了?”

轰焦冻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绿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手忙脚乱地揪起被子把自己罩住,在被窝里蜷成了一个球。

好...好近...

绿谷甚至还能感觉到刚才轰焦冻说话时哈出的热气。

“没事...”

绿谷有气无力地回答。

轰焦冻突然把被子掀开,绿谷迅速地把手伸出挡住自己的脸,却被轰焦冻抓住了手腕。

“轰君?”

一对温热的唇瓣贴了上来,将绿谷吻的不知所措,几乎是愣住了。轰焦冻趁此机会用舌头温柔地撬开绿谷的牙齿 ,与绿谷一样颤巍巍的小舌头缠绵... ...

... ...

... ...

“绿谷?你怎么了?”

轰焦冻用手隔着被子拍了拍绿谷的背,让绿谷从刚才的幻想中惊醒过来。

我????!!!

绿谷用手抱住自己发热的脸颊,用中等力道地拍打着。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轰君...我什么事都没有啦...其实你完全可以回去办自己的事了哦...?”

绿谷颤巍巍的声音从被窝中传出。

【MHA】欧鲁麦特,生日快乐!

“咔啦——”

教室的门被一个身材健壮的人打开,那人脸上带着笑容,一如既往。他开口。

“要上了课噢!”

“噫...”

正围在绿谷身边的人们都惊叫一声,看着正准备走上讲台的欧鲁麦特,一脸紧张地与绿谷低声讲了几句,便装作无事回了座位。上鸣电气甚至吹着口哨将手背在身后一脸难以言述(智障脸)的表情看着窗外说道“今天天气真好”,毫无疑问地,他遭到了耳郎响香的一记爆栗与轰焦冻等人的叹息。

“发生什么了吗?”

欧鲁麦特挠了挠头,望着这群学生。

“不不不,什么都没有!”

上鸣从椅子上站起来,夸张地挥动着两只手。

耳郎响香叹了口气,“这个笨蛋...”

欧鲁麦特一脸疑惑,但看着绿谷紧张的脸,还是选择抬抬手,示意上鸣坐下,接下来就开始上课。




“好险啊...”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向门口望了一眼,确认欧鲁麦特已经离开教室,才把同学们都叫到身边,继续今天的“作战”。

“要不要叫上相泽老师呢?”

蛙吹梅雨眨了眨眼,食指点着嘴唇,看着绿谷等人。绿谷转了转眼睛,点了点头。
“关键是怎么把他拉过来... ...”

“轰君和茶子,你们陪我去吧!”

这两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丽日,你先以问问题的理由把欧鲁麦特叫出来。轰君陪我向相泽老师申请,有你在的话,一定会成功的!”

绿谷的眼里冒出了闪亮亮的星星。丽日似乎也是。

轰焦冻有些无奈。

“呃... ...欧鲁麦特老师,我有些问题想问您,您能和我出来一下吗?”

“当然!你能来问我我很高兴呢!”
欧鲁麦特笑笑和丽日走了出去。

欧鲁麦特成功支开,丽日在背后偷偷比了个大拇指,绿谷也回应了个大拇指。




“相泽老师!”

绿谷把手轻轻拍在相泽的桌子上,一脸严肃。

“今天是...”

“那个家伙的生日?”

相泽抬起头。

“是的...所以我们想请您...”

“对我有什么好处?”

绿谷邪魅一笑,看了看轰焦冻,轰焦冻拿出事先准备的开口纸袋,轻轻地放在了相泽的桌子上。

“喵呜——”

口朝上的纸袋倒了,从里面走出一只睁着大大眼睛散发着“bilingbiling”的小猫。

“成交。”

绿谷和轰焦冻相视一笑。






绿谷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一脸胜利的骄傲。

丽日御茶子叹了口气。

“哟,绿谷少年!”

“欧鲁麦特!”

这俩人打了个招呼,绿谷便找借口带着另外两人离开了,小跑回到了教室。

打开教室的门,迎接他们的是同学们期盼的目光。绿谷没来得及喘气,便笑着点了点头。

同学们也笑着举起了大拇指。





吃完晚饭,欧鲁麦特回到了办公室,刚解除变身形态,饭田天哉就冲了进来。

“老师不好了!!有同学受伤了!!!”

“什么?!”

欧鲁麦特刚变身(?),就焦急地和饭田跑了。

饭田使用个性飞快的到达了教室。想让欧鲁麦特先进教室,欧鲁麦特什么也没想,便推开了门——

“砰!”

绿谷一行人站在门边,拿着筒状的彩排向着欧鲁麦特,彩带飘飘扬扬的撒下,有些飘在了欧鲁麦特的头上。要不是欧鲁麦特反应及时,他差点就发动攻击了。

“生日快乐,欧鲁麦特!!!”

所有人大声喊到。相泽抱着猫坐在椅子上小声说着。

丽日推着蛋糕走到了欧鲁麦特面前,笑嘻嘻地祝他生日快乐。蛋糕上画着欧鲁麦特的大头像,旁边还有“NO.1HERO ”的字样。

“真是的...害我白担心了!”

欧鲁麦特虽然开心,但还是为他们之前“骗人”的作为感到生气。

“什么呀!还不是上次在USJ您吓我们的!”

芦户三奈叉着腰一脸鄙夷。

“这...”

欧鲁麦特不好意思地笑笑。

“别计较这些啦!欧鲁麦特,来许个愿?”

绿谷一脸微笑,旁边的爆豪也盯着欧鲁麦特。

于是欧鲁麦特就在2021个人的注视下许了愿。

“耶!”

欧鲁麦特刚睁开眼,上鸣电气就兴奋的吹灭了蜡烛。

“住口啊笨蛋!这是寿星吹的!”

耳郎响香想也没想又给了上鸣一记爆栗,把他拉到了旁边。

“哈哈哈...”

欧鲁麦特摆出标志性笑容。

就在吃完蛋糕的娱乐时间,所有人都开始了抹奶油大战。

“你别想逃!”

尾白追着常暗。

“Dark shadow!”

“小胜别这样啦!”

绿谷看着面前把他逼到墙角在他脸上用奶油画奇怪图案的爆豪。

“臭久...”

“轰君!蛋糕好吃吗?”

八百万举着叉子,一脸期待。

“嗯...谢谢你。”





“不一起吗?”

欧鲁麦特坐到了相泽旁边。

相泽没有回答他,而是把猫咪举到了欧鲁麦特面前,用猫咪给了他一个吻。

“生日快乐。”

【MHA/胜出】匿名情书

不良胜x优等生久




绿谷出久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诶诶诶??!”

当绿谷出久来到教室,像往常一样打开书桌,从里面拿出的不是书而掏出来一封粉红色的信的时候,全班都炸开了。

“!!!!”

绿谷出久不出意外地被这叫声吓到了,身体猛地一颤导致信封从没抓稳的指缝中溜了下去,随后又被哆哆嗦嗦的绿谷给捡起。绿谷的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向丽日御茶子投去了求助的目光。还没等丽日做出行动,上鸣电气就从绿谷手中“接”过了这份情书,华丽地转了个圈稳稳地坐在了绿谷的位置上。

“真是稀奇啊。”

上鸣电气摸了摸下巴。

“不过也不稀奇。毕竟绿谷人这么好,收到情书也是情理之中。”上鸣眯着眼向爆豪胜已投去友善的目光,大声道,“不像某个人啊,成绩好但是交际差•的•要•死!”

大部分人都心领神会,将目光纷纷投向了离绿谷位置不远的爆豪胜已,向旁观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上鸣...别这样啦...”

绿谷双手举在胸前,想要去阻止上鸣,可是却担心上鸣会不高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绿谷的双手在他眼里显得极为突兀。

“嘁。”爆豪胜已转过身,只是朝上鸣瞪了一眼。“你也没好到哪儿去吧?”

上鸣被瞪的有点怂,低下头去挠了挠鼻子,抬起头也瞪了回去。

“哼。”上鸣将情书拍在桌子上,大摇大摆的走回了座位。周围的人给了绿谷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也都纷纷回了座位。

绿谷出久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在全班的目光洗礼下打开了信封。

“以后只能是我的人。”

洁白的信纸上只写了这几个简洁的字。下方没有署名,没有日期,只有一段话。

放学后在体育器材室等我

在一旁的丽日御茶子一副思考的样子。

“绿谷君,要去吗?”

绿谷出久艰难地点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去。不能让那位女孩子白白等着啊。何况...”

何况?

爆豪胜已侧头看着绿谷。

“何况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绿谷用小到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说着,下意识地向爆豪胜已的方向看去,幸好爆豪胜已反应快,不然————





放学了。

绿谷出久早早地收拾好书本,背着书包就往体育器材室出发了。什么也没想的他理所当然的没注意到来自爆豪胜已的灼热的目光。

“说起来,开学这么久了,都没来过几次这里呢,嘿嘿。”绿谷挠了挠下颚,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他把书包🎒放在了软垫上,自己也拍了拍垫子,坐了下来。

“什么时候来呢?”

绿谷拖着腮,看着窗外的风景。





“DEKU!”

突如其来的叫声把昏昏欲睡的绿谷出久叫醒,慌忙擦擦嘴望向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

“小胜?你怎么会在这儿?”

爆豪胜已一手拎着书包,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谷出久。

“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就是...今天那个情书的事情啦...”绿谷揉了揉眼睛。“小胜是在担心我吗?”绿谷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爆豪胜已一脸嫌弃的表情,翻了个白眼,大步走到绿谷身边坐下。“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

嗯?小胜今天好...温柔?

绿谷看着爆豪。

爆豪向绿谷凑近,在他耳畔低声道。

“那封情书是我写的。”

“???”绿谷摆了摆手,“小胜...玩笑不能这样开...”

“我没开玩笑。”

爆豪胜已认真的盯着绿谷出久。

“你只能是我的人。”

绿谷出久开始心花怒放了。可他的手还是没有停止。

“小胜...呃!”

爆豪胜已将绿谷出久翻了个身压在垫子上。

“你不信?”

绿谷出久先是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最后好像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只能等待着爆豪的下一步动作,嘴上喃喃着“我信,我信。”

“晚了。”爆豪胜已欺身而上,将嘴唇抵在绿谷的耳垂,缓缓向下移动。

“唔...小胜...”绿谷看上去已经知道爆豪想要做什么了,只是红着脸咬着嘴唇颤颤巍巍地讲出“我还是ch... ...”

而爆豪则是非常“大方”。

“处男?马上就不是了。”